曲辰

索绪尔、萨丕尔家公用扫地工。

这到底是什么神仙文案啊,心动jpg

最绮《贺礼》第二章

最绮《贺礼》第三章end

@吱吱叫的药丸
  本到十月,夜里透着点凉气,那个人却说要看星星。一座他人家宅的屋檐,最光阴搂紧怀里人劲痩的腰,观星星,闻美人香。

  “做什么要来他人住宅?”最光阴疑问。

  “来看美人儿。”腰上的双手瞬间收紧,身后那人气鼓鼓地在后颈啃咬一口。

  “好狗儿,吾惜惜。”绮罗生伸手拍拍小最少侠。

  这座家宅很是热闹,灯火通明,庭院里一家人为一位姑娘庆生,厨子手中的菜色应接不暇。

  姑娘身边粘着个女童,使劲围着她撒娇,纯真地说着些好笑的话,对坐的父母忍俊不禁,一派谐然。

  月色染起一轮。

  “话说,绮罗生,你跟我回时间城呗?”肩上毛茸茸的头颅蹭的后颈怪痒。

  绮罗生只笑不语,起身运功折了一节木樨,放至窗前。那家人并未注意到一缕白色身影的掠过。

  “折桂贺喜?”

  “这是赠礼。”

  “等她发现,木樨早就谢了。”最光阴紧跟前方一袭白衣。

  “木樨所到之处,便是尔等祝福。”

  “那她需感谢我。”

  “什么歪理?”

  “她承受了我挚爱的祝福。”

  “不正经。”

  苦境主河道里,一月在水,一舟行过,搅碎河岸水鸟的美梦,一少年人饮酒,一白衣人鼓瑟。

  “啊切!”与小甜品相爱相杀的时间城城主抹了抹嘴,“饮岁,那个龟儿子回家没?”

  “我只知道下一盘点心是回不了家了。”黑发青年一脸嫌弃。

  “那我新采购的女装怎么办?!”

  “孤芳自赏好了。”

  “你敢!”

  今夜的时间城依旧如此和谐。

  

  

  

最绮《贺礼》第一章

  (生贺,ooc,微皇 @吱吱叫的药丸
       为了寻找侠客的真正道义,为了救助被奸官恶霸压榨身处水深火热中的黎民百姓,最光阴少侠携二三银两,衔草苗一根,深情告别老父长兄爱宠,一路颠簸出了光阴城。

  虽然大体上是这样没错。

  最光阴少侠点点头,眼中含着热泪,往府门口那株备受老父关爱的白玉牡丹,的旁边的躺椅放下一封离别信,拍拍小背囊,趁着夜色飞快翻墙而去。

  啊,城外的空气多么清甜,枝上的小虫多么清秀,总之能赶紧离家出走真是太好了!

  因为最光阴少侠表示真的受够了兄父的摧残。

  老父亲一把年纪,沉迷西洋甜食无法自拔,身材不够靠桶来凑,每次都以慈爱的眼神投喂自己,作为辣党的最光阴少侠忍不了这种侮辱。

  更不用说,每次出城带回来的粉红女装都叫自己试试。最光阴少侠表示,你以为我还是小时候吗,能被你骗才有鬼!

  至于兄长,简直堪比本子里小姐闺房的老妈子。

  每天都重复着:洗漱好了没?该起床啦!房间收拾了吧。带义父运动消食。你的狗该洗澡了。功课做了吗?找对象了没?……

  这个家真是待不下去了。

  刚成年的最光阴少侠,带着心爱的貂毛吊坠,毅然决然地赶往腥风血雨的江湖。

  中原离光阴城最远的一座城池,苦境城,迎来了风尘仆仆的却依旧潇洒超然(并不)的最光阴少侠。

  前线线员:少侠,请问您这次旅程感受如何?

  最光阴:能打个码吗?

  前线线员:好的。

  最光阴:光阴城哒哒驿站的直达马车真是太坑人了!提前约好的份钱,走之前居然加倍了。这也就算了。单人马车居然塞了五人,呼吸都成困难,我要投诉,这是黑车!我的钱都只够住半个月客栈了!

  前线线员:cut!好的我们插播一下广告!

  手中捧着稀少银两的钱袋,最光阴少侠首先奔去服饰店换套像样的衣裳。

  商市街里人头攒动,摊子上的小贩卖力地吆喝着,小孩垫脚着缠着大人买糖葫芦,挑选货品的人和商家讲价,缓慢行走的黑马和黄牛。

  最光阴挤出人群,费了一身汗。

  许是早市,服饰铺中的人居然不算多。

  最光阴径直走进店铺,被各种款式的服饰乱了眼,想着扁扁的钱袋,他仔细搜索着耐脏耐穿的布料。

  第三次了,最光阴路过东南角的货架,那对貌似好兄弟的男人,居然还在挑选着亵衣款式。

  虽然已经十月了,俩大男人贴在一块,不热吗。儒雅白皙的青衣公子后背贴在黑背熊腰的男人胸前,低声细语地说着哪个更合适。

  “这个料子太硬,咱们赶紧换一家,你皮子嫩。”魁梧的男人拉着青衣公子出了门,青衣公子指尖的红蔻一闪。最光阴握着看中的硬实的衣料不知所措。

  等选好出门,已快到晌午。

  风尘仆仆且衣衫褴褛的最光阴狼狈地搂着衣裳出了商铺,第一次学着砍价,怪害臊的。最光阴少侠低头想。

  “让一让!小兄弟让开点!”最光阴觉得听到些什么,还未反应过来,已经被人腾空抱起。

  往下一看,一人已经奔马远去。

  迅速落下,最光阴终于能仰头看看这位好心大侠的面目了。

  此人身材颀长,一身白衣,一头白发,耳朵不似常人,尖尖的泛红,温柔疏离的浅紫眸子,还有……眼见一把扇子袭来,最光阴俯身躲过。

  “原来没傻呀,那就告辞了。”那人负着光,温和抱拳一笑,白衣翩翩风仪万千。

  “谢过兄长,敢问贵姓?”最光阴亦抱拳一笑。

  “不才白衣沽酒绮罗生。”

  “绮兄,小弟最光阴,初来乍到,想要找间客栈打尖,又遇奸商,手中……不多,绮兄可知附近良店?”

  绮罗生蓦地开扇,“正巧,我也是过来找住处的,不如一道?”

  人来客栈,客栈人来。…横幅,客栈。

  老板真是率性。最光阴想。

  “掌柜,敢问贵店可否还有空厢房?”

  “不多不少,刚刚一间两人住的。”高瘦的掌柜带着满褶子的笑脸。

  绮罗生一脸为难,回头询问最光阴。

  最光阴稍作迟疑,“正好我与绮兄投缘,还望不要嫌弃。”

  “不嫌弃不嫌弃哈哈哈,两位少侠快入住吧,天字二号。”掌柜热情道。

  放好行囊。

  最光阴吩咐小二抬了热水,和绮罗生打了个招呼,顾自脱衣准备泡澡。

  年轻精壮的躯体布着贲张的肌肉,高马尾虽凌乱却带着少年人的英气,一块长白布挂在肩上,时不时扫过臀部,毫不忌讳地在房中走来走去。

  可观,甚是可观。

  绮罗生面色淡然,倾壶倒了一盏凉茶。
      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  

  

  

  

取名叫卷丹,可爱死了。

你给我讲个故事吧。

给朋友的头像。